台股9日睽違兩年後,早盤指數一路上攻到達10001.94點,上漲64.69點,不過指數並未持續在萬點之上震盪,萬點達陣之後隨即漲幅趨緩。中央社記者董俊志攝 106年5月9日



撰文=李佳穎攝影=蕭芃凱

接受《信傳媒》專訪的前一天,趙天麟才剛跑完「2017高雄六龜寶來山城馬拉松」,這是他成功挑戰的第19場全馬。講到跑步,很難不想到村上春樹,村上春樹曾向媒體說過自己的墓誌銘想這樣寫,「作家也是跑者,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政治人物也是跑者,喜歡慢跑的趙天麟在二二八假期跑完國際六大馬拉松之一的東京馬拉松,而他的參政之路,也宛如一場馬拉松,從大三就起跑,至今跑了22年,還未停歇,這次為了高雄市長選舉,更是加快腳步。

年齡不是問題

六年級的趙天麟是目前表態要參選高雄市長的五位候選人當中最年輕的,他常聽到人家這樣說,「反正你就是穩賺不賠,即使選不上也有知名度,到50幾歲以後,就沒有人是你的對手」,很多人覺得趙天麟的成就已經是六年級生中的翹楚,少有人能超越他,只等時間到了,權力、位置自然就到手。

「我就是叛逆吧!」趙天麟好幾次這麼形容自己。他對於「戲棚跤徛久就是你的」的想法不以為然,甚至指出老人政治的思維,是國民黨的遺毒。他特別整理一張表,羅列各主要國家、城市首長都是40歲世代;看看台灣,基隆市長林右昌、新竹市長林智堅也都是六年級生。

儘管年紀最輕,趙天麟的經歷卻不落人後,他當過記者,黨中央與地方政府的發言人;在高雄市從市議員選到立委。民進黨的前輩從小看他長大,而他也從小就看著高雄市慢慢壯大。趙天麟說他起心動念得早,2009年遞補上第7屆高雄市議員,在幕僚團隊前輩的訓練下,學到不要只看眼下的事情,應該展望5年、10年以後的自己,當時他就把壯志放眼高雄,去年夏天起積極朝市長之路耕耘。

爭市民認同不爭派系血統

趙天麟自認雖然年輕,但有足夠的經歷,且沒有沉重的包袱,又有想做事情的熱忱,只是合縱連橫的派系鬥爭,恐怕是民進黨創黨至今尾大不掉的包袱。外界都將趙天麟視為謝系人馬,他笑著說,「我擔任過謝長廷、陳菊和蔡英文的發言人,到底該算哪一派?」

事實上,趙天麟的助理就與陳菊的市府組織與幕僚團隊做交換訓練,還不成熟的「政治實習生」先在趙天南投借錢管道麟麾下磨練一番,再調往府會任職,某種程度已是超越派系。趙天麟覺得派系是多餘的概念,也是很反智的想法,只有在什麼都沒得比的時候,才會比年齡、派系,還是誰的老闆比較厲害。

「大家在做什麼?」自認沒有派系奧援的趙天麟看見大家紛紛(被)貼上派系的標籤,「我們爭取認同的對象是派系嗎?難道是黨員投票選市長嗎?」他認為民眾不是從派系選起,而是從一個市民的角度看候選人,況且初選也是全民調。「這是我的弱勢,也是我的優勢」,跳脫派系的糾葛,趙天麟堅持跑出一條新的路線。

跑出一條中間偏右的路

趙天麟也點出高雄年輕人的矛盾,「高雄人一方面以身為高雄人為榮,對市長的滿意度很高;同時又有強烈的焦慮感,不知道高雄的下一步在哪裡,擔心和台北越差越多。」趙天麟的叛逆不只在年齡、在派系,在意識型態上,他也決定拋棄民進黨「中間偏左」的包袱,撕去「民進黨=反商」的標籤,「高雄一定要走出經濟右派的路線」。

「不管黑貓、白貓,能幫高雄賺到錢的都是好貓。」趙天麟打網路戰也勤跑基層,強調「招商引資」,主打「新經濟」的政治主張,他加入扶輪社、獅子會、青商會等,並且頻繁的互動,讓企業家紛紛主動靠過來,還動用人脈來支持他。趙天麟的想法十分具有企業經營的思維,「未來的高雄市政府就是一間公司,市長是總經理,各局處首長是經理。」趙天麟要整個市府動起來,全面發展經濟,哪怕是文化局、社會局都要有產值。

村上春樹跑步,飽覽沿途的風景來尋找小說題材,理出寫作的頭緒;趙天麟的跑步,則是在做研究、和經濟學家對話,他提出「運動經濟」的概念。

「東京馬拉松舉辦11年,高雄馬拉松辦了8年,起步的時間差不多,東京現在是國際六大馬拉松賽事唯一位於亞洲的城市,東京僅舉辦一天的馬拉松就賺進83億日幣,為什麼高雄不行?」趙天麟要用馬拉松拚經濟,重新找回高雄市民的光榮。

打一場不一樣的選戰

雖然趙天麟說自己叛逆,但是他就像所有叛逆期的青春少男少女,力圖表現得和別人不一樣,卻又有無處安放的怯懦與軟弱在心裡騷動。

高雄市長選舉在地方燒得熱烈,大打看板戰,一直到看板工人在吊掛他的看板時不慎摔落身亡,如同當頭棒喝。事實上,趙天麟的叛逆與創新不是第一次,第二次選市議員他就選擇不插旗、宣傳車減量,不幸因為宣傳能量銳減,最後不幸落選。

在投入市長初選前,就有助理建議趙天麟不要掛看板,應該要打一場不一樣的選戰。「正向選舉並非無往不利,我猶豫了、我怯懦了,電視和看板是兩個最有效的宣傳管道,我怕我不投入,又會宣傳不力。」怎知,出事的看板就是位於兵家必爭的絕佳位置,「我想,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教訓」。

信仰基督教的趙天麟想起聖經裡基甸精選三百壯士的故事,「凡懼怕膽怯者必須離開」,他從自己的軟弱中警醒,便宣布未來的選舉都不再掛看板。

叛逆之人還有個特徵,深怕被說幼稚,所以更想努力展現自己的成熟。趙天麟說自己一直在準備打底,新經濟政策不是說說而已,他希望大家可以針對政策牛肉進行辯論,把話題拉回城市發展,不要停留在年齡、派系等傳統政治的話術打轉。關於跑步,他說的其實是一場開創而非守成的馬拉松。

初選過關等於大選當選,趙天麟沒有否認這種說法,他認為就是因為這樣,黨內初選更應該像大選規格,把牛肉、政見、理想、願景都說清楚,熱鬧而不庸俗,激烈而不鬥爭,「高雄應該由具開創性格的人來繼續當市長。」大家覺得呢?

雲林快速借錢 延伸閱讀

■  英派政治新星 陳其邁走出自己的路

台中快速借錢


EE956285F3506C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陳美雲

cfr55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